臺北市立聯合醫院總院長蕭勝煌 神經外科的減壓人生觀

臺北市立聯合醫院總院長蕭勝煌 神經外科的減壓人生觀

本文摘自<常春月刊>488期

就是愛全裸趴趴走!肯爺辣妻「透明雨衣內啥都沒穿」肉色大面積外露,尺度只有更狂沒有最狂

文/鍾碧芳

攝影/許宏偉

日劇/領完年終想轉職?《跳槽的魔王大人》教你找回自我價值,自己的人生自己決定!

今年七月甫上任的臺北市立聯合醫院總院長蕭勝煌,在聯醫服務超過35年,見證了聯醫的過去與現在,他自勉將依循傳統堅守照顧市民的職責,帶領聯醫大軍,將過去奠定的基礎發揚光大,守護251萬名市民的健康。

從前總院長黃勝堅、璩大成到今年七月甫上任的蕭勝煌,臺北市立聯合醫院(簡稱聯醫)一連三位總院長都是神經外科醫師,風格雖然不同,但對聯醫的未來方向願景卻一致,希望打造有溫度的社區型醫院。「出院準備、居家醫療、長期照顧、安寧善終,都是聯醫的核心價值,會一直傳承下去。」

蕭勝煌接下聯醫總院長職務時說:「一年可以成就很多事情。」不管任期多久,希望自己能再強化聯醫諸多制度,並達成堅守照顧市民的責任。

蕭勝煌曾在臺北榮總及市立仁愛醫院接受外科訓練,是前國健局局長吳浚明的得意門生,在擔任神經外科主任期間,儘管臨牀門診相當繁忙,仍在陽明大學生理所進修取得博士學位。不僅曾擔任聯醫仁愛院區的醫務長,也曾擔任臺灣外科醫學會健保主任委員長達15年;而且也做過忠孝院區院長,雖然時間不長,但督導忠孝院區院內整修工程及購置醫療儀器等,讓忠孝院區得以奠定社區醫院的基礎。

「發飆剃光女兒瀏海」挨轟 李宇柔控網路霸凌赴警局提告

在接任聯醫總院長一職前,是擔任仁愛院區院長,期間致力提升醫療品質、強化醫病溝通、推廣安寧與改善就醫環境等不遺餘力,並致力發展急重症醫療,讓仁愛醫院順利通過醫院緊急醫療能力分級評比「重度級急救責任醫院」,行政、臨牀經驗豐富的他,行醫的核心價值是什麼?

挑戰高難度神經外科領域,專研顱底手術

爲什麼會成爲醫師?蕭勝煌憶及當年學科考試,成績雖然很好,卻因緣際會選擇進入高雄醫學大學就讀,他猶記得:「那年代,高雄還很封閉,多數同學選擇醫科,是爲了日後開業做打算,但我原本最想當的是老師。」他打趣的說,自己年少時並不知道想做什麼,是用排除法進入醫學院就讀,也因爲年輕,所以選擇難度高、嚴重度及挑戰度都最高的神經外科領域,一待就是30多年。不過,雖然沒能當成老師,但卻在做了醫師之後才發現,選讀醫學系似乎也沒有違背當初想要教書的理想。

建商承諾捐15萬卻神隱 洪婉臻痛批無良自掏腰包

畢業後在臺北榮總擔任住院醫師時,原本想選擇骨科,是直到出國進修後,看到國外醫療的進步,想法也跟着改變。蕭勝煌說,自美返國後,受到仁愛醫院前院長曾聰明的邀請而進入聯醫體系,當時仁愛醫院在吳浚明的篳路藍縷下創建了神經外科,訓練出許多優秀的神經外科醫師,蕭勝煌就是其中一位,「恩師指派我到美國受訓,那時專研的領域是顱底手術。」

空調小教室/窗型冷氣優缺點 師傅列出四好五壞

在當時,顱底手術是屬於未臻成熟的醫療領域,「顱底手術的難度在於,頭蓋骨包覆着腦部,才能保護神經系統,所以每次鑽頭骨開大刀時,都得小心翼翼、避免傷到腦神經。」他形容,顱底手術就像違反上帝之意,必須要與造物主相抗衡。

半卷殘篇 小說

而今,隨着醫療技術與器材的進步,已經大幅提升手術的精緻度,從醫30年來,蕭勝煌見證了臺灣腦部醫學的發展,早年國內並未要求騎乘機車要戴安全帽、也沒有酒測規定,「那時一到週末假日,急診室就擠滿酒駕頭傷患者,所以幾乎天天都在開刀,一天最多開6顆腦。」不過,相較於過去需用手搖鑽花上2小時,如今技術日益精密,僅需10分鐘就能打開頭蓋骨,手術時間更從超過20小時,大幅縮短爲5小時。

神經外科就是一門減壓課題

松野莉奈病逝 私立惠比寿中学取消开唱

蕭勝煌赴美學習時,相當佩服世界著名的神經外科專家Donald Becker,經常研習其著作,「但開腦手術相當困難,不只要把人救回來,也不能讓他們成爲植物人。」他道出早期開腦手術的困境,而今在技術日漸精進下,可以使用如X光刀、加馬刀、電腦刀(CyberKnife)、諾力刀(Novalis)、質子刀(Proton Knife)、重粒子刀等放射方式來輔助,且技術相當純熟,可以在不破壞組織的情況下,達到治療的目的。

「神經外科就是一門減壓課題。」蕭勝煌形容,當初會選擇「開腦」這門相當複雜的「神經外科」,是因爲看到成就感。他指出,開腦之所以困難,是因爲屬於大手術,必須要與生命搏鬥,相當危險,「我們的頭顱就像是便當盒裡裝着豆腐,開腦最重要的工作就是減壓,主要是把便當蓋子打開,讓豆腐有空間,腦壓就能解除。」這是以前降腦壓的觀念,所幸如今已能用更簡單的鎮靜、引流方式來降低腦壓的危害。

他認爲,開腦手術不應該着眼在把便當蓋子打開來減壓,「畢竟掀開頭蓋骨的風險太大,積極進行手術掀頭骨,反而可能會失血過多,甚至會出現延遲性出血的問題。」所以自美國返臺後,蕭勝煌積極主張手術完成後更要設法保護腦神經系統,「病患開完刀後,一定會不舒服,血壓會上升,生理上也會想要拔管,這對復原會有影響。」於是主張在病患還在重症病房時,就應該要做到鎮靜與減壓。

深造低溫治療研究,保護更多急重症病患

台鐵南迴線今中午恢復行駛 部分車次因應編組停駛

以腦中風來看,大多數腦中風患者是因爲大腦血管阻塞所引起,這阻塞會阻礙血液將氧氣供給到大腦,導致腦區出現腫脹,將令顱內壓升高。「當使用減壓或鎮靜方式時,腦部受到保護、消腫較快、恢復也會更好。」蕭勝煌提及當初在推廣減壓觀念時所發生的首例個案,至今仍覺得有驚無險。

1980年代,神經外科病患都必須受制於五花大綁的物理性約束,防止病患動手拔除管路。他認爲應該突破這觀念,於是引進化學性約束的方式讓病患鎮靜,「但那時代,只有麻醉藥物可以使用。」他記得那時第一個病例就是在使用麻醉藥物後,昏迷了2周還未醒,家屬及主管都以手術失敗對他產生質疑,「那時我幾乎天天巡房,擔心到睡不着覺,天天都在等待藥物代謝。」直到第四周的某個凌晨,終於接到病房護理師來電通知病患醒了,這才鬆了一口氣。

「雖然那時並非一下就洗刷罪名,但之後藥物進步,已經有很多好用的藥物可用。直到現在,減壓鎮靜觀念已經是許多疾病的主流技術了。」蕭勝煌感性地說,自己行醫的核心價值是希望能挽救病人性命,但直到40歲之後,才知道很多事情是無法掌握的,因此決定繼續深造,進行低溫治療研究,誓言保護更多病患的腦神經。

一位交易员对欧洲央行降息幅度的押注为市场预期的两倍

建置智慧醫療,積極打造有溫度的醫院

於今年7月甫上任的蕭勝煌,8月底隨臺北市市長蔣萬安前往上海蔘加「雙城論壇」,看到當地智慧醫療的進步,他期待自己擔任總院長期間,首要任務要放在建置聯醫的大數據中心,以及決策輔助系統,並希望能成立運營中心,以科技方式統籌監測各院區的狀況。

新光金現金增資 吳東進對吳東亮提三問、強調「我不會見死不救」

爆萌狐妃:朕的萌寵又化形了 南國暖雪

此外,他也認爲聯醫必須做到社區醫院的軸心,因此需發展出院準備、居家醫療、社區長照與安寧善終等醫療服務,更要陪伴病人走完人生最終一哩路。

被毁坏的源泉

蕭勝煌特別強調有溫度的醫療文化重要性。「不但要強化醫療服務品質,引進軟硬體人才,也要調整醫療人員的薪資結構,營造幸福職場,並要在以人本文化的架構下,讓市民感受有溫度的醫療文化。」

陸駐聯代表挺聯合國秘書長:世界需要一個強有力的聯合國

成松君没有朋友

而對於教學的熱忱,他也始終沒有放棄。還在仁愛醫院擔任教學研究副院長任期內,就是爲期最長的PGY計劃主持人,也曾當選學生票選年度最佳優良教師。對於醫學教育默默付出的他,無私勸勉新科醫學生,選擇科系時,要先確認自己的性向及興趣,再做出最好的選擇。

熱愛運動,迷上辦公室內超慢跑

熱愛運動的蕭勝煌,學生時代就擅長網球、桌球、羽球、游泳等運動。擔任行政職後,繁忙之餘,仍會抓時間動一動,像是出差在外,就會到飯店的健身房、游泳池活動筋骨;或者利用瑣碎時間,四處散步健走;抑或是在辦公室內換鞋,做時下流行的「超慢跑」,每次5至10分鐘,一天下來也能運動到半小時至1小時。

周間晚上則選擇游泳,假日經常與多年球友、臺大醫院外科部主任陳晉興相約打網球,或到健身房跑步機跑跑步,完全不放過任何可以「活動」的機會。他笑說,家族有三高,但自己至今指數都正常,或許就是因爲是熱愛運動的緣故;也藉此呼籲高齡長輩,除了飲食控制外,適度運動確實能有效降低三高的風險,並提高身體的代謝率與心肺功能,讓身體維持健康狀態。

2022高雄、台南、屏东县市长选战 沈富雄这样看

全職 高手 飄 天

飯碗端不牢 恐成北京戰略弱點